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哈普林 >

叫暂停还是信任球员 这是一个问题

归档日期:05-21       文本归类:哈普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注:本文中的所有数据都截至美国时间2019年5月2日,所有的日期均为美国时间。)

  特里-斯托茨在教练生涯中做过无数重要的决定,但接下来这个决定其实算不上是什么实际的决定。在开拓者首轮对阵雷霆的G5里,当比赛还剩下17秒时,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上篮不中。开拓者前锋艾尔-法鲁克-阿米奴随即抢到篮板,并把球交给了球队控卫达米安-利拉德。此时双方打平,利拉德已经拿到47分。斯托茨手里还剩一个暂停没用,他本可以叫个暂停,把大家叫到一起并布置一个他认为有效的战术。但这名拥有7年执教经历的主教在那一刻练选择让比赛继续,让他麾下的王牌球员来终结这场比赛。利拉德慢悠悠地运球走到前场,拉开空间单打保罗-乔治,并投中了一记37英尺(约11.2米)外的后撤步三分,将比赛的胜利收入囊中。

  斯托茨曾经担任过多名主教练的助教,包括乔治-卡尔(不太喜欢叫暂停)和里克-卡莱尔(比任何一名教练都要喜欢叫暂停)。斯托茨对于使用暂停的风格比较接近于前者,他喜欢让球员自己解决问题。他曾说道:“可能比起其他教练,我更喜欢留着暂停不用,让球员自己在场上做出调整。”

  在利拉德完成绝杀的36小时后,斯托茨在采访中回想起了他14年前执教过的那场远称不上关键的比赛:他执教的雄鹿队对阵杰里-斯隆执教的爵士队。比赛最后雄鹿后卫迈克尔-里德命中率扳平比分的三分后比赛时间只剩下了6.9秒,但斯隆并没有叫暂停。德隆-威廉姆斯接底线发球,运球直奔前场,并找到了底线附近的马特-哈普林。威廉姆斯随即将球传到哈普林的手上,后者上篮绝杀。雄鹿队员全都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哈普林在他们面前完成了绝杀。

  哈普林的绝杀和利拉德的绝杀非常相似,斯隆教练当时的决定和斯托茨的决定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斯托茨教练之所以不叫暂停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个人风格,和场上比分(他在赛后采访时说:“如果我们落后一分,我可能会叫个暂停换上坎特,让他拼一下进攻篮板。但比赛进展地很顺畅,我们在当时也拥有很好的势头。”)。此外,如果他叫了暂停,球队将会在暂停后从边线发球。他不想冒着发球失误,进而没有暂停可叫的风险。

  不是每个教练都会做出和斯托茨一样的决定,但这位波特兰的主教练信任场上的队员,并喜欢把那些明确自己职责的队员放在他们打得最舒服的位置上。如果利拉德在比赛末尾持球单打的话,CJ-麦科勒姆会站在强侧底角,而另外三名球员则会站在球场的另一侧拉开空间。如果雷霆选择让另一名防守者包夹利拉德的话,开拓者的球员们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早有准备,因此我找不到叫暂停的理由。”斯托茨说道:“说真的,在那时我不需要做出什么决定,在赛前我们就考虑过这种情况,我只需要相信我的球员会执行赛前的部署就可以了。”

  能利用暂停搞出名堂的教练不计其数。在如今这个拥有着更多数据,变得更快更好看的联盟中,他们叫暂停(或是不叫暂停)的原因跟以往一样既重要又复杂。尽管比赛在不断进化,但教练叫暂停的原因是亘古不变的。场上球员的情绪会发生波动,暂停所带来的即时战术调整对比赛的进程来说也是极为关键的。尽管教练都希望球员可以在场上完美地执行计划,自己不需要暂停就能拿下胜利,但暂停依然毫无疑问地起到了防护栏的作用。球员们需要休息,教练需要讲解和调整战术,并遵循轮换计划。暂停就像场下的小课堂一样,对于球队来说必不可少。而且它们(暂停)也是教练给球迷留下深刻印象的主要途径。

  随着我们对阵容安排,保持球员体力,即时战术转换,以及其他默默影响比赛决策的领域了解的越多,暂停的重要性就会变得越明显。

  很多时候球迷们看到教练叫暂停的感觉就像被人逼着吃蔬菜一样难熬。人们喜欢篮球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喜欢那种看着计时器逐渐归零的紧张感。不必要地中断比赛会让这种紧张感大打折扣,并让球迷们不得不突然刷起推特。比赛被各种暂停打断对球迷来说这真的是糟糕透顶。

  两年前,为了让比赛更加流畅,NBA董事会通过投票决定将每场的总暂停数从十八次缩减到十四次。每个教练在第四节开始时不能拥有超过四次暂停,在最后三分钟时不能拥有超过两次暂停。据联盟篮球运营执行副总裁奇奇-范德维奇所言,在暂停规则改变后比赛最后三分钟的暂停数下降了大概25%,与此同时每场比赛的回合数增加了将近4回合。

  在以往的比赛中,在第二节和第四节打到第九分钟时会有两个常规的广告暂停。而现在每节只有两个强制暂停:当节最后7分钟后的第一次死球(算到主队头上)和最后3分钟的第一次死球(算到还没交过暂停的队伍头上)。教练们可以提前主动叫暂停来避免这些强制暂停,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还是只有三次主动叫暂停的机会。在不取消电视暂停的情况下,暂停数已经没法变得更少了。联盟在近期应该都不会再改变暂停的总数。(当地电视台转播的比赛里,强制暂停长达2分45秒。而全美直播的比赛里,它长达3分15秒。其余的暂停时长都为1分15秒)

  “我们想通过暂停来让球员得到休息,因为很显然随着疲劳度的增加,伤病的概率也会随之升高。”奇奇-范德维奇说道:“NBA是一项需要不断跑动的运动,也是一项情绪化的运动。因此球员们会感到十分疲倦。你必须要安排这些暂停时间。我们一直在尝试着寻找保持球员所必须的休息时长和比赛流畅度之间的平衡。我认为我们总是在试图调整这个平衡,但毫无疑问这个平衡就像微积分公式一样复杂。”

  在休斯顿火箭队雇佣迈克-德安东尼的前一个赛季中(2015-16赛季),火箭使用的总暂停数排名联盟第15。自从他来到休斯顿后,火箭队每一年的使用总暂停数都排名联盟最后一名。(本文中所有队伍的暂停数据都包括强制电视暂停和主动暂停。所有数据均来源于STATS LLC)

  本赛季火箭队使用的暂停数要比联盟使用暂停数最多的公牛队少133次,这是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如果我们从阵容上来分析的话,其实我们不应该对这个数据感到意外。火箭队中的得分后卫詹姆斯-哈登是一个长着大胡子的进攻可靠性化身。而克里斯-保罗则是历史级别的组织型控卫。德安东尼说道:“我叫暂停为了什么?为了‘噢,让我把球从哈登的手里拿过来,然后叫个暂停再把球交还给同一名球员?’这种暂停没什么意义,还不如不叫。”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德安东尼15年的执教生涯,那就是“颠覆”。当对面打出一波8-0的小高潮时,绝大多数教练都会不假思索的叫个暂停。但德安东尼却不同。“没有数据表明过如果你叫了暂停就能扑灭对面的得分高潮。”他说道:“实际上,却有数据反驳过这一理论。你叫了暂停反而会让对手的势头更为猛烈。”只有当比赛一直不出现死球,而球队需要换上保罗,哈登或是中锋克林特-卡佩拉或是有球员受伤时,德安东尼才会主动叫一个暂停。即使是在火箭本赛季初11胜14负的那段糟糕开局期间,德安东尼也依然坚守他的理念。

  德安东尼回想起了他短暂担任76人助理教练的那段时光。他们在2015-16赛季只赢了10场比赛,叫了666次暂停,要比其他队多出41次。但德安东尼从来没有因这些频繁的主动暂停而去质疑过主教练布拉特-布朗。“我认为这些暂停带来最大的恶果就是它们占用了我的晚餐时间。”德安东尼说道。

  67岁的德安东尼经历过执教生涯的巅峰和低谷。他把应不应该叫暂停这种实际上模棱两可的事变得黑白分明。对教练来说,在比赛还有几秒钟就将结束的高压环境下,依靠概率论做出决定并不轻松,尤其是你还要考虑所做决定的利弊。

  在3月24日对阵黄蜂的比赛中,猛龙教练尼克-纳斯在最后几秒钟内压力倍增。他们此时领先2分,球被握在科怀-莱昂纳德的巨掌中。纳斯在几秒钟内用他的大脑分析了所有的情况,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会发生。

  在他决定不叫暂停后,莱昂纳德在人群中笨拙地投出了一记打铁的跳投,随后他无助的目睹了杰里米-兰姆在中线区域命中了绝杀球。“那时候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念头,我想要叫一个暂停并布置一个特殊的战术,从而把比分扩大到对手需要两个进攻回合才能抹平的数字并终结比赛。”纳斯在赛后解释道:“但如果队员们有好的机会却因我叫了暂停而失去机会的话,我将会非常生自己的气。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我真希望当初叫了那个暂停。我真的差点儿就叫了暂停了。我站起来都跑到中场了,但随后我就停下来看着比赛继续。“悔恨”可能是个感情色彩很浓烈的词,但对于我这次的行为来说,它再恰当不过了。”

  纳斯执教之路起始于英格兰,在那里他待了超过十年的时间执教了很多现在已经解散的俱乐部。在他的那段执教时光中,纳斯一遍遍的观看了菲尔-杰克逊麾下的公牛队的比赛录像。他学到了杰克逊是如何让球队在比赛中让球员自己解决问题渡过难关并重归正轨。“我的血液中流淌着一小部分菲尔的哲学。”纳斯说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应该叫一个暂停。但转念一想,我会觉得‘不,不,让他们球员自己解决问题吧。让他们自己挺过难关吧。’老实说,很多时候我真的会想要叫暂停,但血液中菲尔的哲学让我闭上了嘴。”

  勇士的主教练史蒂夫-科尔在菲尔-杰克逊麾下的公牛待过5个赛季,并拿到过三个总冠军;他是这样描述他前教练的策略的:“对于一支球队来说,比起在暂停时彼此抱怨,让他们自己在场上解决问题会更好。”科尔说道:“如果场上的五名球员能够彼此流畅沟通,相互合作,并自己执行好战术的话,那效果将会很好,很有可能比通过暂停来改善更为有效。”

  球员带球推进到前场会耗费一定的时间,而这也是教练手中总会留着暂停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当比赛处于焦灼时,为了避免抢到篮板的球员没时间推进到前场这样的事情发生,教练们通常都会在手头留一个暂停。雄鹿队的主教练迈克-布登霍尔泽说:“我觉得我是个挺固执的人,我一直都会为了这种情况而保留一个暂停。”但包括布登霍尔泽,纳斯和凯尔特人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在内的其他教练都表示如果有特殊情况发生,他们总会让球员自行处理。

  “尽管暂停会为我们节省三秒或是更多几秒钟的推进到前场的时间,但暂停后我们将会在中线发球并组织半场进攻。在比赛末尾时,半场进攻的身体对抗强度很大,打成它并不容易。”纳斯说道:“有时候你以为暂停会让你们取得优势,但事实上你把自己置入了陷阱之中。因此我倾向于让比赛继续,特别是当你无论暂停与否都想要让队里最好的球员打挡拆进攻时。”

  史蒂文斯麾下的凯尔特人队本赛季使用的总暂停数是联盟第三少的,去年则是联盟第二少的。“由于对面会经常来不及布置防守,因此我宁可选择不叫暂停来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或是选择不叫暂停来在场边指挥一个在那时看来令人满意的战术。”史蒂文斯说道:“我一直都倾向于在关键时刻不叫暂停。”

  史蒂文斯的这席话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在比赛的关键时刻用暂停来中断比赛。他是全联盟在暂停时布置战术最出色的教练之一。在去年季后赛第二轮对阵76人的G3里,比赛还有14秒结束时凯尔特人队的马库斯-莫里斯抢到篮板。史蒂文斯在几秒后叫了暂停,并布置了一个战术。艾尔-霍福德通过这个战术命中了上篮绝杀。

  总暂停数的减少,和为了提高比赛流畅性其他规则的改变给教练带来了新的挑战。他们本就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绞尽脑汁,如今暂停数减少更是让他们本就超负荷的压力变得更大。然而,尽管可供使用的暂停数减少,一名出色的教练仍旧可以比球员更好地控制场上的节奏。

  史蒂文斯的执教风格一直以冷静著称。但讽刺的是他在推特上被大家叫做“疯狂布拉德”(当他第一次听说这个绰号时,他笑了),因为他喜欢在某一节刚过了第一分钟后就生气地请求暂停。(他的风格和马刺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一样。在首轮对阵掘金的G3里,波波维奇在第二节刚开始三分钟内就叫了两次暂停)但实际上,他这样做是更多的是为了激励球队。他要想要严肃地告诉队员们,是时候改变比赛部署或是重点了。

  “每一节(尤其是第三节)的开始时段都非常非常非常重要。”史蒂文斯说道:“如果你看到球员们的状态不像半场结束前那样专注的话,那么无论当时情况怎样,你都要在第七分钟用掉那个暂停。就算是在第9或是第10分钟用掉都没关系,这并不会像世界末日那样糟糕。”

  个人风格也是决定叫不叫暂停的一个重要因素。没有比费城76人更恰当的例子了。本赛季76人叫了492次暂停,上赛季他们叫了493次。(两年都是联盟第三多)有六年执教经验的布雷特-布朗会着重观看全联盟每一场焦灼比赛的最后两分钟,从而来观察不同的教练在比赛的最后杰顿会有着怎样不同的反应。“有时候你可能不得不用掉全部的暂停。我不喜欢这样做,但如果能赢球的话我对此并不介意。”布朗说道。

  有时候布朗希望他也能像其他教练一样灵活的使用暂停。但他的队中拥有中锋乔尔-恩比德。这名25岁大个子的健康和身体状况在各种方面影响着76人队,球队的分析部门帮助球队决定哪个球员能上场比赛,能上场大概多久,因此布朗无法随心所欲的使用暂停。布朗说道:“我们队伍叫的暂停数不仅取决于恩比德,也取决于本-西蒙斯。他在大学打四号位,现在却打控卫。他仍需要和我们进行磨合,我们球队正帮助他适应他的新位置。因此我们队在场上需要调整的时刻会比其他球队更多,如果联盟再多给几个暂停,我想我也会全部用掉。”

  勇士队本赛季使用的暂停数排名联盟第二少。每当勇士叫暂停时,过程也基本都是一样的。科尔会召集助理教练迈克-布朗,布鲁斯-弗雷泽和杰隆-科林斯一起制定战术。与此同时助教罗恩-亚当斯会征求替补席上球员的意见。随着暂停即将结束,所有人都围成一团并敲定最终的战术。勇士球员也被允许把他们的想法放到战术中去。“他们球员才是上场打球的人,他们有着对比赛独到的感觉。”科尔说道。

  纳斯在暂停中也同样一直遵循着一套自己的流程。暂停刚开始的30或40秒内,他会拿着IPAD并看着那一串他在比赛中记下来的关键点。随后他会询问助教一长串问题,“我一直想要搞清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底谁该上场。”纳斯说道:“我们的对位安排合适吗?有人累了吗?有人身陷犯规困扰吗?有人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吗?这些就是我常年以来在暂停之后的流程。从23岁直到50岁我都是这么做的。”

  而有些暂停会给人一种即兴发挥的味道。2000年2月,菲尔-杰克逊的湖人对阵开拓者。这两支球队当时都拿到了45-11的战绩,并列西部第一。杰克逊当时有点儿夸张的说在他执教的33年里,他从来都没见到过比这场更重要的比赛。尽管他喜欢把暂停留着不叫,但在这场比赛的第一节中段,当球队以6-8落后时,杰克逊叫了一个暂停。

  “我们刚把球发出去他(菲尔-杰克逊)就叫了一个暂停。”湖人后卫布莱恩-肖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道:“每个人都惊讶的看着他。我那时觉得完蛋了,因为我们肯定没有执行好他之前布置的战术。所以我问他‘我们做错啥了吗?’他回答道‘没有,我只是随便叫了一个。’于是我们走到场边喝了点水然后坐下休息。随后他说道“好了,准备好上场。””湖人在该场比赛最终以90-87战胜了开拓者。

  三个月后,当湖人和开拓者再次在季后赛相遇时,杰克逊又玩起了他的老套路。在西决G2的第三节,波特兰打出了一波20-0的进攻狂潮但他却没有叫暂停。(湖人这场最终输掉了29分,但随后触底反弹赢下了这轮系列赛)

  季后赛会把每一记投篮,每一次失误和每一个决定放大。对于像杰克逊这样的教练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重新评估自己的暂停策略。本赛季所有进入到季后赛的球队教练中,篮网队的肯尼-阿特金森是常规赛请求暂停数第二多的教练。在季后赛的五场比赛中,他叫了28次暂停,排名联盟第三。“这和常规赛时没什么不同。”阿特金森说:“这是同样的感觉。你懂的,有时候我叫的暂停有用,有时候没什么用,这和季后赛或是常规赛没有任何关系。”

  然而对于其他教练来说,更为耀眼的季后赛舞台对他们叫暂停的时机和目的都造成了影响。将信息传递给队员们将会更有压力。“常规赛第10场的暂停和季后赛的暂停是两码事。”赛事评论员和前NBA教练斯坦-范甘迪说道

  布朗和阿特金森一样,都在首轮的五场季后赛中叫了28次暂停。布朗说:“你对季后赛发生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的警觉,因此你会马上请求暂停来立刻解决这些问题。”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季后赛保持自己的暂停习惯。在常规赛里,科尔喜欢深思熟虑后再叫暂停。但在季后赛里,如果他注意到了事态有些不对,他会不假思索地马上请求暂停。常规赛勇士平均每场叫4.7次暂停,而季后赛这个数字增加到了5.3次。

  在首轮对阵快船的G1中,科尔在比赛打到第7分钟就叫了一次暂停。他这样做只是为了用安德烈-伊戈达拉替换德马库斯-考辛斯。考辛斯在防挡拆时一直被快船后卫路易斯-威廉姆斯针对,因此科尔决定将其换下。在G2中,在勇士漏防对面的转换上篮后,科尔在第三节中段时叫了一个暂停。在G2的比赛中勇士最多领先到27分(最终却输掉了比赛),但当他看到的是凯文-杜兰特和克莱-汤普森因为大比分领先而没有选择全力退防时,他果断的叫了暂停。科尔说道:“如果是常规赛的话,我可能就让比赛继续了。但这是季后赛,每一回合都比常规赛更加重要。”

本文链接:http://cinemeets.com/hapulin/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