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哈卢卡斯 >

《星球大战》展现了一个新保守主义的宇宙?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哈卢卡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星球大战》不仅缔造了史上最赚钱的电影产业链,更进入政治学界的分析视野。1月6日,美国韦顿学院助教迈克尔·麦卡沃伊(Michael McKoy)在《华盛顿邮报》刊文,标题为“三点证明星球大战是新保守主义的宇宙”。文章称《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是一个关于政权更迭和叛乱之困难的警世寓言,是对美帝危险性的寓言。此外,《星球大战》成功地支持了几个被新保守派推崇的原则。

  多年来,许多影迷和评论家都认为《星球大战》系列电影隐喻了美帝带来的危险。导演乔治·卢卡斯则称,《星球大战》三部曲的灵感来自越南战争,即居于下风的叛乱者打败了强大的、技术上占优势的帝国。

  《星球大战》前传三部曲则被认为深度挖掘了小布什政府的行为。邪恶的希夫·帕尔帕廷利用为借口,集中了越来越多的权力,这种方式让人想起《爱国者法案》。阿纳金·天行者堕入黑暗面后对欧比旺说,“如果你不跟随我,你就是我的敌人。”这句线事件后的发言,“要么和我们同舟共济,要么你就是。”

  一些新保守派回应了这些通过银河帝国对美利坚帝国的含蓄攻击。乔纳森·拉斯特(Jonathan Last)在美国政治周刊《旗帜周刊》的一篇文章《帝国研究》中写道,“卢卡斯混淆了好人和坏人。深刻的教训是,帝国是好的。”桑尼·邦奇(Sonny Bunch)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辩称,奥德朗星球的毁灭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就像在恩多的叛军一样,新保守派已经落入了陷阱——尽管很多人可能认为,《星球大战》成功地支持了几个一直被新保守派推崇的原则,以下有三个:

  最初的几部《星球大战》意在指责美国在越南的战争,乔治·卢卡斯也借此反对1970年代“新好莱坞”运动的犬儒主义和道德模糊性。《星球大战》中,勇敢的英雄们迎难而上对抗建造终极武器“死星”的太空纳粹。《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第一个预告片中有旁白说道,在黑暗和光明之间有持续的冲突。

  卢卡斯认为《星球大战》和他前一部电影《美国风情画》拥有早期的道德明确性和简洁性。就像《洛基》和《大白鲨》,这些电影都是赞扬或指责——取决于你的视角——终结越战和水门事件之后的新好莱坞时代的道德挑战,不像《出租车司机》、《唐人街》和《炎热的下午》等电影公开地愤世嫉俗,这些电影进入了大片时代。

  后越战时期的许多自由主义同意卢卡斯的观点。他们不认为眼中看到的是“新”的道德相对主义,不认为美国和苏联同样邪恶。詹姆斯·曼(James Mann )将此看成某些自由(包括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珍妮·柯克帕特里克(Jeanne Kirkpatrick)和世行前行长保罗·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从投奔里根政府、拥抱“新保守主义”的主要原因。他们欢迎里根对美国战争的明确信念:“山巅之城”与苏联的“邪恶帝国”。

  小布什沿袭了同样的语言,将美国的敌人称为“恶人”。《星球大战》电影或许嘲笑了布什的道德绝对主义,但也反映出这一点。如果欧比旺认为“只有西斯才有着绝对的道德认知”,他需要照照镜子,查查“讽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渴望非黑即白、非善即恶的道德观,是卢卡斯最初创作《星球大战》的主要原因。

  新保守派相信邪恶的独裁者只会通过原力被击败,妥协的结果总是糟糕的。根据他们所言,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绥靖,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联盟通过原力则走向胜利。富兰克林·罗斯福与斯大林的妥协致使欧洲的分裂;而里根坚定的立场则使瓦解。老布什拒绝推翻萨达姆政权导致十年并无必要的和无效的制裁;而小布什的大规模入侵则在数周内终结了萨达姆政权。

  虽然如今很多人将伊拉克战争视作一个错误,新保守派则认为最大的错误是没有派遣足够多的军队,这种错误同样发生在奥巴马对待利比亚的政策上。

  星球大战讲述了一个同样的故事。正是阿纳金与邪恶的妥协最终毁灭了最初的共和国。阿纳金愿意借助帕尔帕廷对无限力量的欲望,而帕尔帕廷也能解救他的妻子帕德梅·阿米达拉。阿纳金天真而危险地将其一人——如果算上其双胞胎则是3个人——的性命抛掷于银河系中的数百万行星之中,并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而帕德梅还是死了。

  然而卢克拒绝与邪恶妥协。在《星球大战:帝国反击战》中,达斯·维达恳求他的儿子加入黑暗一派并“终结这一毁灭性的冲突”,卢克坚决地拒绝了。在《星球大战3:绝地归来》中,卢克再次拒绝了帝国试图对他的动摇劝说。卢克两次冒着死亡的危险不与邪恶妥协,而两次拯救了银河系。

  《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继续了这个话题,尽管这次问题会在共和国、抵抗组织和第一军团的混淆中变得复杂起来。只有莱亚发现了其中的威胁并召唤了共和国发动攻击——她是星球大战中的温斯顿·丘吉尔。而银河共和国的妥协和有所保留的政策则使其议会(行政)主星Hosnian Prime得到了像奥德朗星球那般粉碎成残骸的结果。用星球大战的故事描述新保守派对伊朗核能的恐惧再合适不过了。

  无论是新保守派还是星球大战的故事都不能充分表达其对民主的看法。二者都在表面上赞同民主并视其为一种理想。“自由”和“解放”的重要性是对(美国总统)里根与乔治·布什实施政策的一种持续节制。前传中的人物坚持维护民主是政府的最好形式,但事实却表现出相反的结果。

  腐败低效的议会无法阻止贸易联盟对纳布星球的侵略,阿米达拉女王在银河议会的会议室内宣布:“我不是被选举出来目睹我的人民遭难和死亡的,你们却在委员会上讨论这一侵略”!是军队武力而非民主化进程解救了纳布星球——尽管这里的武力只是纳布的水生土著刚耿族(Gugans)的一支军队和一个在自动驾驶飞行器上的10岁男孩。当后来阿纳金告诉阿米拉达女王民主制度不起作用时,她非常不同意但又无法给出解释。

  新保守派同样怀疑民主制度在面对威胁时到底起多大作用。珍妮·柯克帕特里克在大家熟知的科克帕特里克学说中证明,右翼的专政独裁在对抗国内叛乱分子时是比民主政府更坚固的堡垒。

  这就是为何新保守派支持在推翻一个政权后实行长期的专制:为确保国家变得稳定,他们更赞成美国式民主而非变成或是伊斯兰主义。

  乔纳森·卡弗利表示民主制度内在的缺陷是新保守派支持将其传播到国外的原因——由此更好地保持美国至高无上的地位。不管怎样,民主被视为无力和不可信的,需要美国的强力指导。

本文链接:http://cinemeets.com/halukasi/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