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哈灵顿 >

如何评价美剧《权力的游戏》中的「猎狗」桑铎·克里冈?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哈灵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仅仅是因为拿了兄长的玩具,他会被自己的亲哥哥亲手按在火盆里,而自己的父亲却对外说,桑铎·克里冈的脸之所以烧伤,是因为他的的床单着了火。

  他十二岁就杀了第一个人,在魔山继承家族后就离开了家族,他发誓要亲手宰了魔山,他恨极了魔山,也恨极了他那宠爱魔山的爵士父亲。

  ‌在格雷格·克里冈被雷加王子册封为骑士后,不过仅仅一年,魔山就杀了雷加王子的幼子,奸杀了他的王妃。

  ‌所以在巴利斯坦·赛尔弥解职后,乔弗里想册封桑铎·克里冈为骑士来担任御林铁卫,桑铎·克里冈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当他看透了虚伪薄情的爵士父亲和残酷暴虐的骑士哥哥之后,他蔑视骑士,拒绝拥有和他们一样的称号。

  ‌没有了亲情,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桑铎·克里冈失去了爱的能力,而人一旦没有了爱,就只能是狗。

  ‌猎狗跟在乔弗里身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虽然乔弗里愚蠢又暴虐,但猎狗毫不在意,他远比人们口中赞扬的骑士更忠诚勇猛,也看不上世人所认同的荣誉,他随意的挥舞着利剑,毫不在意的剁掉一个个对手,无论善良。

  ‌在黑水河战争中,怕火的他退缩了。除了因为他怕火,还因为他此刻更像是个人,他想爱,想到了另一种不可能的生活。他找到了珊莎,问她要不要一起走,珊莎拒绝了他。

  ‌斯塔克家族中人永远满怀热爱,他们从来不屈服于命运的残忍,始终对国家和人民抱有热爱,对命运还以最凶狠的反击,善良的珊莎如此,赤诚的雪诺如此,年幼的艾莉亚,也是如此。

  ‌猎狗一次次的刺激她,一次次的伤害她,漠然的处理着她的热爱,却只是让她把热爱藏了起来。

  ‌当猎狗看到年幼的艾莉亚尚能如此热切时,漫漫长路的某个恍然间,我相信他看到了年幼的自己。

  ‌那个等到父亲死去,才离开领地的自己有多渴望父亲的关爱,那个在魔山暴怒攻击时没有反击魔山的自己,那个保护珊莎的男人。

  ‌他拒绝承认失去爱是自己的过错,想把这一切归咎给别人,他一遍遍的刺激艾莉亚,一次次的伤害她,只是想让艾莉亚变得和自己一样,可是艾莉亚始终没有。

  ‌她甚至关切的问他要不要烧一下伤口,细心的用缝衣针帮猎狗缝合伤口,她可以趁此机会杀了他,却没有。

  ‌当鹰巢城事变,莱莎死去,艾莉亚放声大笑之后,他本已没有继续带着艾莉亚的必要,他可以一刀砍了艾莉亚,也可以独自一走了之,当他和女骑士布蕾妮争斗谁要带艾莉亚走的时候,他们两个骑士就像是为了争夺孩子抚养权的父母一样真诚热爱,在艾莉亚身边,猎狗学会了热爱,他冲布蕾妮挥舞着不属于骑士的拳头,行的却满是骑士之事,哪怕在战斗前他在拉屎,身负重伤。

  ‌当乔弗里让猎狗杀了有着骑士梦的米凯,米凯跪着向猎狗恳求“爵士,别杀我”时

  ‌无数句我不是骑士背后,是一个失去了爱的骑士梦少年对骑士精神最后的诠释,世人皆虚伪,所爱亦非真,我永远不配成为我心中的骑士,也不屑于成为权利所赏赐的骑士。

  ‌当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小山坡上,让艾莉亚给自己一个痛快,向来只怕火不惧怕死亡的他只是痛恨先前的自己,他早有死志,只要艾莉亚愿意听他话杀了他,他就等于得到了艾莉亚的原谅,如果艾莉亚是被他激怒杀了他,他就得到了自己的原谅。

  ‌这意味着艾莉亚更大的热爱或者更深的仇恨。所以当艾莉亚拿走钱袋决绝地离开时,他大声的哭喊着杀了我,丝毫没有骑士风度。

  ‌他怕艾莉亚原谅了他,他怕艾莉亚恨急了他,他更怕艾莉亚终成和自己以前一样的人,因为他先前一遍遍的刺激。

  ‌当桑铎克里冈又出现之时,猎狗已经死在了艾莉亚的热爱与仇恨里,他只想做一个赎罪的人,他埋葬了之前害死的农夫父女,直视了之前惧怕的火焰,在与异鬼的战争中站在了最前线。

  这个称号从剧集开始就陪伴着他,如果留心的话,你会发现几乎从未有人叫他桑铎。不论是乔佛里、泰温,还是提利昂、小指头,对他的称呼都是猎狗或者狗儿。

  他怕火。幼年时他在火盆边玩哥哥格雷果·克里冈的玩具,而被哥哥将脸按在了火盆里。

  这给他脸上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伤疤。但是更重要的是,给他的心中留下了更深刻的阴影。

  12岁,桑铎第一次杀人。13岁的桑铎离开封地前往凯岩城,从此他称自己为“猎狗”。他的父亲在狩猎中发生事故而去世,他残忍的哥哥成为族长,他的妹妹死去不知多少年,他的家族只剩他和哥哥两人。之后的20年,桑铎生活在无尽的谎言里。

  他的哥哥就是骑士,册封他的是雷加王子,他却对雷加王子做出了世上最残忍的事。

  但是他心中还是有着真正的骑士精神。当他的哥哥”魔山“在首相的比武大会上,试图杀死百花骑士时,桑铎主动站了出来,救下了百花骑士。

  桑铎·克里冈是我在冰火里最喜欢的角色。百度“狗珊吧”的吧主对猎狗这一人物进行了很详细的分析,下面都是搬运自百度狗珊吧的。

  Elder Brother(救了重伤中的猎狗的修士)说桑铎克里冈对爱没有梦想。但小说对桑铎克里冈的刻画却不是这样的,他分明疯狂地渴望着珊莎的爱。

  其次,他说杀格雷果是桑铎克里冈赖以生存的唯一精神支柱。但事实根本不是如此。

  他并不是杀不了格雷果,首相比武大会的时候,他和格雷果互砍许久,相持不下,格雷果有三次朝桑铎克里冈的头盔猛击,但桑铎克里冈一次也没有攻击格雷果毫无保护的头部。

  他为什么不杀格雷果?弑亲是诸神最痛恨的罪恶,弑亲者会遭到最残酷的诅咒。

  如果他真像Elder Brother说的那样,那他就什么都不会顾忌,直接去杀格雷果了,管他什么呢,反正他活着就是为了杀格雷果嘛。

  总结:杀死哥哥是猎狗愿望,但这个仇恨并不是他生命中的所有,至少遇到珊莎之后不是了。

  卷四,詹姆赶去收降奔流城的路上,途经赫伦堡。Bonifer跟他的百人小军团便留下来驻守。

  詹姆离开赫伦堡前,Bonifer就问他:“如果我们遇到了猎狗,你希望我们怎么做?”

  詹姆心想:“狠狠祈祷,并拔腿就跑。 Pray hard, Jaime thought, and run.(4、27)

  依詹姆的意思,猎狗以一敌百是毫无问题的了。并且,这一百个人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经历过沙场征战、训练有素的士兵。也就是说,詹姆认为:这一百个士兵若想跟猎狗对阵,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猎狗从十字路口旅店负伤离去的消息,传到格雷果众多手下的耳朵里之后,没有一个人敢去追捕他,因为:

  “敢跟猎狗对阵,除非是疯了。” “But you’d need to be mad to face the Hound.”(4、27)

  ------------------ 空丘审判 ------------------

  有一天,他喝得烂醉如泥,在一棵树下睡着。于睡梦之中,被疯猎人和他的狗们逮住。

  猎狗刚被押送到Stoney Sept,就被转送到Hollow Hill,交给贝里审判了。

  决斗的过程中,贝里的火焰剑熊熊燃烧:“贝里伯爵的每个动作都令火焰烧得更加猛烈明亮,他仿佛站立在火笼之中。”(3、34)

  也就是说,猎狗不仅是在宿醉的状态下和贝里打,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阴影和恐惧。

  原文摘录:“他(贝里)刚招架住一记挥砍,克里冈立即挥出第二下……他的挥砍猛烈而迅速,忽高忽低,忽左忽右……

  ------------------十字路口旅店剧情回顾 ------------------

  猎狗跟艾莉亚来到十字路口旅店门外,艾莉亚提醒道:“万一你被人认出来怎么办?他们会把你抓起来的。”

  原文摘录:“要是他们认得你怎么办?”桑铎已经不再费心遮掩面容。他似乎已经不再在乎谁会认出他。“他们可能会抓你的。”

  店家拿酒过来之后,他一口气喝掉了半壶,可见他根本不认为半壶酒会影响他的战斗力。

  他本来还站在门口,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他连站也站不住,一下子坐到了离门最近的一张椅子上。

  原文摘录:猎狗坐在了离门最近的凳子上。他的嘴抽搐着,但是只有烧伤的那一边在抽搐。“她(瑟曦)应该把他(小恶魔)扔进野火烤个够。或者拷打他,直到月亮变黑。”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他怔怔地盯着炉子里的火,又喝了一杯酒,还无意识地把小小鸟的昵称念了出来。

  原文摘录:猎狗帮艾莉亚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怔怔地盯着炉火,把酒喝了下去。“小小鸟飞走了,是吗?”

  他喝下半壶的时候,还不知道珊莎的消息。他完全不把这半壶酒当回事,更不把波利佛、Tickler和小侍从当回事。

  听到珊莎的消息后,他连喝酒的心思也没有了,连站着的力气也没有了,并开始时不时地走神。直到Tickler趁他神思恍惚偷袭他,他才喝下了两杯酒。

  猎狗满腔心事,反应就慢了半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Sandor lurched to his feet),勉强躲过了Tickler的飞刀。

  躲过飞刀后,猎狗大笑起来,“笑声冰冷空洞,如深井回音”(He laughed then, a laugh as cold and hollow as if it had come from the bottom of a deep well. )

  然而猎狗在跟他对打的过程中,“砍得拖泥带水,招架得冒冒失失,脚步迟缓而笨拙”,完全不在状态,跟空丘审判时的表现判若两人。

  他醉得要睡在珊莎床上,珊莎“从未见他醉得这样厉害过”,他都可以毫发无伤地离开君临。

  然而他才喝了半壶多一点点,分明没醉,就因为听说珊莎飞走了,他就连战斗的欲望都失去了,连波利佛和Tickler这种人,都能把他逼到死角,多亏艾莉亚在旁边帮他,他才没有送命。

  总结:猎狗的战斗力是很高的,个人觉得不在詹姆之下。但战斗力受情绪影响上下起伏不稳定。

  杀手最忌讳有挂念,《这个杀手不太冷》中也是如此。猎狗最后也“死”在这上面。

  一、珊莎第一次撞到猎狗的那天早晨,也就是娜梅莉亚攻击小乔、导致淑女死亡的那一天,茉丹修女把珊莎喂狼说成是“喂狗”

  小乔提议,不带珊莎的狼,也不带他的狗。珊莎犹疑地问:“不带上他安全吗?”

  劳勃下令杀淑女的时候,对奈德说:“给她一只狗,她会更开心。” Get her a dog, shell be happier for it.(1、16)

  五、首相比武大会的第一天晚上,小乔问珊莎要不要护送。 珊莎本想说不用,但她一看茉丹修女醉倒了,路上又很黑,就答应了。

  珊莎觉得猎狗的笑声像斗兽场的狗在咆哮(= =唯一一次。为了强调他是dog。因为这是珊莎和猎狗建立情感联系的晚上)

  六、回家的路上,猎狗就跟她说了他的那个miserable secret:

  珊莎可以听见他破碎的呼吸,突然发觉自己正为他悲伤。最初的恐惧不知怎么,已经消失无踪。

  七、第二天珊莎就急切盼望猎狗赢得比武,连洛拉斯都不顾了。最后猎狗赢了。之前珊莎一直为了淑女的死跟艾莉亚冷战,但是这天晚上,她开心地主动跟艾莉亚说话:

  连他两个女儿的表现也令人欣喜。乔里把艾莉亚带过来跟他们同坐,珊莎开心地主动跟妹妹说话。“比武大会真是棒透了,”她惊叹道,“你真该一起来的。你舞跳得怎么样了?”

  八、珊莎第一次去神木林跟唐托斯接头,想着淑女可以嗅出谎言。回来的路上就撞上了猎狗,猎狗对她说”狗是可以嗅出谎话的“

  九、珊莎以前遇到危险想到淑女,现在开始想猎狗 (原文摘录:猎狗在这儿,我才会庆幸,珊莎想。桑铎·克里冈尽管粗暴,但她坚信他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2、57))

  十、珊莎回到房间,刚刚念起淑女,猎狗就suddenly appeared。(原文摘录:“淑女,”她轻声呜咽,不知死后是否能与小狼重逢。这时身后有东西动了起来,一只手从黑暗中猛然伸出,扣住她手腕。 )

  十一、玛格丽邀请珊莎赴宴,珊莎惴惴不安。她很清楚自己非去不可,不管猎狗在不在都一样,但她还是希望猎狗在她身边。这说明珊莎已经不把他看成单纯的保护者了,她还想要他的陪伴。(原文摘录:但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接受。她什么地位也没有,只是一个被废弃的叛徒之女,一个蒙羞的反王之妹。她无法拒绝乔佛里的未婚妻。线) )

  十二、珊莎后来已经不再想到“淑女可以闻出谎言了”,她只想到猎狗说“狗可以嗅出谎话”

  SanSan的部分灵感来自于马丁最爱的一部浪漫电影。1946年的法国电影《美女与野兽》是马丁最爱的十部电影之一。

  “别叫我“先生”!我叫野兽!我不喜欢奉承线;Don’t address me as ‘sir’. I’m called the beast! I don’t like compliments. ”

  “我的名字不叫‘大人’,我的名字是野兽。我不喜欢奉承话,一点也不喜欢。我喜欢诚实的人,喜欢他们想什么就说什么。所以,不要以为几句奉承话,就能打动我。”

  “My name is not My Lord,” replied the monster, “but Beast; I don’t love compliments, not I. I like people to speak as they think; and so do not imagine, I am to be moved by any of your flattering speeches.”

  Sandor Clegane snarled at her.“Spare me your empty little compliments, girl… and your sers.”(1、29)

  “I’m no lord, no more than I’m a knight.” (2、18)

  “个爵士,柏洛斯。你才是骑士,我不是。我是国王的狗,记得吗?”(2、18)

  Fuck your ser, Boros. Youre the knight, not me. Im the kings dog, remember?

  “我就喜欢诚实的强盗。”I like an honest brigand. ”(3、47)

  “别说谎,我讨厌骗子。”“Don’t lie, I hate liars.”(3、74)

  这部电影中有一个场景,野兽全身是血,深夜跑到女主房门口找她。这应该就是黑水河的灵感来源:黑水河的灵感来源

  1987年马丁还亲自编写了一部《美女与野兽》的剧本,这部剧的套路与SanSan有许多相似:美女与野兽……我可能有点明白马丁的思路了

  2、马丁在剧本中给SanSan加戏,并评论说那场戏很美。他还遗憾于黑水河之战的SanSan场景没有在剧集中得到更好的表现。马丁一共给剧集《权力的游戏》写了三集剧本:第一季的奈德被捕;第二季的黑水河之战;第三季的狗熊与美少女:

  3、马丁要冰火官方挂历的画作者把SanSan画进去,并建议他画黑水河那一段。冰火官方挂历的画作者一开始没打算画SanSan。马丁建议他把SanSan画进去,还建议他画“桑铎和珊莎在她黑暗的卧室里,外面战火正炽”那一幕。

  原帖地址:马丁对SanSan是倾注了很深感情的……I think_狗珊吧

  “狼与狗”的意象解读:狼和狗能做什么猎狗没死的证据——寂静岛的大个子:寂静岛的Elder Brother,确实有可疑之处“唱歌与接吻”的隐喻:为什么唱歌和接吻在SanSan线有这么突出的存在感

  网友@Matinlda对sansan线的感受:“猎狗在有外人的时候对珊莎很不动声色,对自己爱的人默默守护默默奉献,哪怕内心爱得死去活来外表还是不动声色。一旦没外人了,各种又威胁又讽刺,这简直让我感觉就是一个精分患者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了……”

  总结:马丁是个浪漫主义者,桑德克里冈这一角色的设计就是一个关于“爱与救赎”的话题,珊莎就是桑铎的救赎者。桑德克里冈的遭遇与心境代表了“人性之恶”,他对社会绝望、玩世不恭、嘲笑骑士,他知道现实不比歌谣,现实是一片黑暗,但珊莎的出现带来了“爱与希望“,是这个乱世中唯一值得慰藉的东西。一如《沉默的羔羊》里史黛琳最终救赎了汉尼拔。

  他粗鲁凶暴,作恶多端,满嘴法克,一副恶人相,人们怕他、恨他、鄙视他,他享受众人的惧怕,也享受恨和鄙视——这恰恰说明这狗逼世界不值得善心以对。他给自己所有的善行都找个恶意的理由来合理化:救百花是跟混蛋大哥作对;救三傻是喜欢杀人;救二丫是绑架换赎金(其实把二丫卖给谁,价钱可能都比疯子姨妈给的高)……

  当有人善意对他,他蒙逼了——他发现自己没法儿对不起这种人,他抢了那对父女,理由充分:反正他们也活不下来,但是当真看到他们死去的后果时,他悔恨,而且怂——他不敢承认自己造成了这个后果,还恼羞成怒拿闪电大王出气:你个傻逼凭什么一次次活过来,他们咋就不行?他只能趁别人睡觉埋葬他们的尸骨,为自己的恶行赎罪。

  “他走了,留给我一个未竟的吻,和一袭染血的战袍。”珊莎和猎狗,一个是出身高贵命运多舛的美貌少女,一个是相貌丑陋双手沾满鲜血的反派爪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配。但是没想到,看完《冰与火之歌》前两本书,他俩却成了我最喜欢感触最深的一对CP,以至于每次看到珊莎的章节,我都会期待,猎狗什么时候出场,他俩又会有什么对手戏。果然,每一次,只要有珊莎,必定有猎狗。书中痴情怨偶不少,比如Jaime和Cersei,John和Ygritte,但是让我牵肠挂肚的,只有珊莎和猎狗。比起其他的CP,他们俩明明没有肉体纠葛,甚至连“”爱“字都没出现过,唯一的亲密接触大概只有那个未竟的吻,却让我为他们辗转纠结,甚至他们的每一次对话,都会让我心情激荡,在冰火的苍茫世界里,这一对看似不登对的,反而感情最是缠绵悱恻百转千回。

  书中,猎狗初次向珊莎袒露自己童年秘密的时候(电视剧魔改,变成了小指头对珊莎讲的故事,把猎狗和珊莎之间的情感羁绊淡化了),猎狗第一次流露出了暴力的外表下脆弱孤独的一面,幼时被哥哥摔入火盆、面容尽毁,成了他一生的噩梦,从此骑士精神被他踩成烂泥。听到他的故事,珊莎很同情他,用自己的柔声细语抚慰他,说他哥哥“魔山”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骑士。但是紧接着,似乎是为了维护自己坚韧的铠甲,猎狗马上又恢复,恐吓珊莎,不许她把秘密说出去。而这时候开始,猎狗已经悄悄在珊莎心中种下了种子。

  尽管珊莎是一个典型的怀春少女,看到漂亮的男孩就会动心,比如对于英俊的小乔,美貌的百花骑士,甚至幻想着骑士和少女的故事,然而,真正在珊莎心中留下印记、甚至对她有着强烈性吸引力的却是那个狂暴又脆弱的猎狗——最典型的证据就是,珊莎被猎狗从暴民手中救回来之后,珊莎想感谢猎狗,猎狗却依然不改那套满口杀人的作风,两人吵了一架,不欢而散。当晚,珊莎就开始情绪波动,做了噩梦,梦见自己被暴民侵袭,却没有人拯救自己。潜意识里她已经把猎狗当成了自己的拯救者和骑士,和他吵架意味着拯救者离开自己,她完全失去了安全感。醒来之后,她就开花了——和猎狗的激烈冲突刚结束,她就经历了少女时代向成熟女性的转变——在珊莎的潜意识里,猎狗对她具有强烈的性吸引力,他的暴力狂野和脆弱,强烈的刺激了珊莎的母性和保护欲。

  猎狗同样如此。看过原著的同学都知道,猎狗对珊莎从来都是带着讽刺和嘲弄地称呼她为“小小鸟(Little bird)”,在许多文学作品中,小鸟也常常以“婉转歌唱”的形象出现,代表着纯洁的爱情,例如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夜莺为爱而唱尽了生命。 其实,小鸟在西方文化中,也是一个常见的性征强烈的女性意象,”蜜蜂和小鸟(Bees and Birds)“常常被家长用来向孩子进行性教育,蜜蜂代表男性,小鸟代表女性。显然,对于猎狗,珊莎同样吸引着他内心隐秘的渴望。

  每当珊莎受伤,出现在她面前的第一个绝对是猎狗,每当珊莎做傻事(推小乔掉下城楼、密会唐托斯),赶来救场的一定是猎狗。而珊莎心中,同样不知不觉把猎狗当成了保护神:在珊莎和唐托斯Dontos秘密计划逃离君临城的时候,珊莎对于唐托斯的懦弱胆小感到很嫌弃,甚至心里暗戳戳地想:要是他有猎狗一半的勇气就好了。在君临城失陷,珊莎和瑟曦众人躲在红堡中,即将城破的时候,珊莎失望地想,“要是猎狗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会保护我,不会让我受伤”。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某种程度上,猎狗成为了珊莎心目中一个可靠而怪异的英雄。

  珊莎和猎狗,最直接的联想便是美女与野兽的组合,有资料显示马丁在塑造猎狗的形象时参考了Beauty and Beast中的Beast,例如他说话时憎恨世人的语气,他对珊莎的命令式的口吻,都带了几分beast的影子。野兽的形象往往代表着极端的野性力量,而在黑暗幽闭空间的纯情少女(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尔,在君临城踽踽独行的珊莎),则恰恰与这样极端的野性形成强烈的对比,征服与被征服、狂暴与柔弱的形象,也成为许多言情小说的典型原型。

  而另一对更小众更被大家忽视的形象参考来源,很可能是几十年来经久不衰的音乐剧——《歌剧魅影》——故事中的男主角同样面容损毁,力量强大,是女主的引导和守护者,对女主有着狂热而深切的迷恋;故事中的女主角和珊莎一样,失去父亲的庇佑,美貌单纯,被男主角守护。想了解珊莎和猎狗的深层关系和结局,从《歌剧魅影》我们便可以一探究竟。《歌剧魅影》音乐剧改编自19世纪法国作家卡斯顿的小说。故事很简单,少女Christine在神秘导师的帮助下,成为了歌剧院的首席女高音,神秘导师原来是一个住在地下迷宫的“谜一般的男子”,他深深的爱上了Christine,而这时,Christine却发现这位导师相貌可怖,而且有杀人嫌疑,她开始试图逃脱,二人上演了一幕悲情大戏,具体内容和结局我就不剧透了。目前《歌剧魅影》音乐剧已经上演了几十年,04年还被拍成了电影。为了方便起见,在下文中,我的文本主要来源于,《冰与火之歌》原著小说,《歌剧魅影》音乐剧25周年版本、04年《歌剧魅影》电影以及原著小说。

  两位女主角境遇相同。美貌少女失去父亲的庇护:珊莎亲眼看着父亲被斩首,在君临城活得小心翼翼,随时都可能被小乔凌虐欺辱;Christine父亲早逝,她在歌剧院中只是一个无甚地位的舞女。深处幽暗闭塞的环境:红堡内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歌剧院的地下迷宫是魅影的秘密领地。女主角被男主角容貌惊吓:珊莎第一次见猎狗就被他的外貌吓住,甚至不敢看他的脸;Christine无意看到魅影的容貌后,吓得想逃跑。身边都有貌美年轻的男子:珊莎对小乔和洛拉斯都动过心,Christine身边则有英俊潇洒的子爵未婚夫。

  两位男主形象塑造上非常相似。不管是猎狗还是魅影,两位都是严重毁容者,对社会充满憎恶和怒火,双手沾染鲜血,算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猎狗一半的脸被兄长“魔山”按到火盆里烧毁,而魅影则是天生毁容,戴着一半的面具。其实书中的猎狗半边脸都没有头发,电视上的美化了不少,配合他的发型和常年阴冷的面容,还有几分霸气和魅力。

  两位男主角的经历和性格颇为相似。猎狗和魅影都因为儿时的经历对世人充满憎恶和愤。猎狗不相信正义也不相信骑士,他认为自己就是一条狗,珊莎夸他是骑士,他第一反应是愤怒和自嘲,而对于自己损毁的面容,他也很在意,好几次都吓唬珊莎,强迫她看着自己的脸,当珊莎表现出害怕恐慌的时候,他又开始自嘲模式。

  类似的对话数不胜数,几乎每次珊莎和猎狗见面,猎狗都是如此,满身憎恶和暴戾,似乎强迫珊莎看自己烧伤的面容是他唯一的乐趣。大概是在爱慕的女孩面前的极度自卑吧,珊莎的美丽单纯让猎狗更强烈的自惭形秽,自嘲是他唯一的武器。

  在女主角Christine偶然发现魅影恐怖的相貌之后,魅影又震怒又伤心,他既为自己的面容感到自卑,又希冀着Christine能够看他一眼。

  二者对待女主角的态度和方式也如出一辙。猎狗多次命令珊莎给她唱歌,唤她小小鸟,魅影也在和女主的二重唱中唱到,“为我唱!”(Sing for me),仿佛二人都在用同一种方式征服着自己恋慕的人。而“为我唱”,就像个一种征服者的指令。

  表面上看,他们对于女主都是强有力的救星存在,是女主角的拯救者和护卫。对于珊莎,猎狗勇武善战,是君临城她唯一可以依靠和信赖的人,数次救珊莎于水火,就连君临城破,珊莎还幻想着要是猎狗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珊莎在经历父亲被砍头和史塔克家族一系列变故之后,从前那个单纯傲娇的大小姐变得杯弓蛇影。她在君临城夹缝求生,如履薄冰,理论上说,她应该是谁都不相信,但她心中居然毫无保留的信任猎狗,甚至出征前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够平息怒火。

  对于Christine,父亲去世后,魅影是她的精神导师,音乐天使,正如唱词中写的那样,“音乐天使,指引我、保护我 ”(Angle of Music, guide and gurdian)。

  实际上,在他们看似强大的外表下,精神内核脆弱又极端,女主恰恰是他们灵魂的救赎者。

  猎狗因为儿时的痛苦经历,憎恶世人,以杀戮为乐,唾弃骑士和荣誉,一颗心千疮百孔,而珊莎之于她,犹如黑暗中的一点星光,在波诡云谲的临冬城,只有珊莎的美丽和善良,还能让猎狗保持心底残留的人性和善意,让他无数次出手相救。唤她小鸟,让她为自己唱歌,唱骑士和少女的歌,或许连猎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是他的自我救赎。当他第一次向珊莎袒露自己的秘密时,猎狗暴怒嘶吼,充满对”骑士“哥哥的嘲弄和憎恨,珊莎则温柔地抚慰了他——

  君临城黑水河战役之时,烂醉如泥的猎狗躲在珊莎卧室,用刀抵着珊莎的喉咙,让她为自己唱歌。在这里,刀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意味着猎狗狂暴不安的内心和隐秘的欲望。这一次,珊莎颤抖着唱了,唱的却不是骑士与少女,而是一首圣母的歌,出乎猎狗的意料,珊莎还温柔地抚慰了猎狗伤痕累累的面庞,又一次抚慰了猎狗。

  听到这首歌,猎狗的怒气仿佛平息了,又一次唤她“小小鸟(Little bird)“,只留给珊莎一袭染血的战袍,让珊莎时不时想念,想念这个未竟的吻。

  而对于魅影,Christine是他在暗无天日的无边地狱中无法触碰的美好,除了故事开始,魅影在二人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自从Christine揭开魅影的面罩,被他的面容吓退,二人关系便颠倒了,魅影成了狂热的追求者,把C囚禁在地下室,强迫C出演《胜利的唐璜》,甚至写下炙热的歌,在《胜利的唐璜》的舞台上,让C唱给自己听。

  故事的最后,终于魅影求仁得仁,Christine给了他石破天惊的一吻,尽管他仍然行迹丑陋可怖,她仍然温柔而坚定,用一颗怜悯的心救赎了他。

  “吻一个人是多么的美妙!我那可怜的母亲,却从不让我亲吻她……她总是将面具扔到我的手上,然后转身跑开!当然,我从未吻过其他女人!从来没有!因为这种美妙的感觉,我流眼泪了,甘愿跪在她的脚边,亲吻她每一只脚趾头,但当时她哭了……”

  “当时我能够感觉到她滴落在我额头上的泪水,那么温暖、轻柔,它静静地滑进我的面具,与我的泪水融合在一起,最后流到我的嘴里,咸咸的……

  “我想拥有她全部的泪水,于是我摘掉面具,但她并没有被我的丑陋吓住,仍然留在我身旁,泪眼模糊地扑在我怀里……上帝啊!感谢你将世上一切幸福都赐予了我!……”

  因为这一吻和Christine为他洒下的泪水,魅影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幸福,灵魂得到了救赎,他对世人的憎恨,在这一吻中,化为对Christine的顶礼膜拜。猎狗和珊莎的结局到底如何,书中还没有写,但是我们可以隐隐约约从魅影的自述中找到一点端倪:

  很明显了,魅影自述自己是一条供Christine驱使的狗,为了Christine,他甘愿付出生命。恰好,对于珊莎,猎狗也是一只“Hound”,狗。在黑水河战役时,猎狗想带珊莎走,对她说——

  在他心里,他也是一条供她驱使的狗,为了她,刀山火海,九死一生,他也甘之如饴。

  珊莎最后也没有跟着猎狗离开君临,她的使命还没结束,但是,她仍然时不时想起猎狗,甚至怀念那个未竟的吻。看电视的节奏和走向,很遗憾,他俩似乎没有故事了。但是书里,既然马丁都说了,这个吻”终将意味着某些事““will eventually mean something”,我仍然保留着一丝幻想。

  小时候的他活在哥哥的阴影下,被父亲忽视,被哥哥欺负,甚至被哥哥烧坏脸。开始怕火。

  少年时因为常常被哥哥欺负,向往骑士,结果发现最逞强凌弱的哥哥成为了歌谣里应该是最帮助弱者保护妇女儿童的骑士,梦想破灭,从此最鄙视骑士。

  随国王一行北上到临冬城,南下返回的路上见到三傻,艾莉亚,杀了艾莉亚的同伴进入了艾莉亚的名单。

  在首相比武大会遇到三傻,那时候三傻也是一个相信歌谣里的骑士的傻乎乎姑娘,鄙夷三傻,说起自己的脸伤的来源。这是和三傻的故事的起源。

  后来乔弗里上台,在很多次乔弗里羞辱三傻时出手帮三傻,可见对三傻是有点什么感情的。

  后来黑水河大战,怕火逃走前,还去找了三傻,让她唱歌给自己,三傻唱了傻瓜佛什么,大概就是讲一个傻子骑士救了贵族小姐琼琪然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然后猎狗离开。

  然后在河间地遇到艾莉亚,带她去好几个地方要赎金,见证了艾莉亚目睹亲人的死亡。

  然后在杀记事本的时候受伤感染,怕火不肯处理伤口,濒临死亡,被艾莉亚抛下。

  我觉得猎狗心底因为童年哥哥的事,非常向往骑士和骑士精神,结果哥哥成为骑士的事狠狠的打击了他,让他看到现实的残酷,所以他好长一段都在逃避哥哥,随波逐流(做乔弗里的护卫),后来遇到歌谣中的贵族小姐三傻,发现她居然还在骑士歌谣里沉醉,就颇为不爽,觉得自己的梦想幻灭了,别人凭什么还可以生活在美好的歌谣里,所以多次恶语相向,威胁什么的。但是我觉得他和三傻一样渴望真正的骑士。和艾莉亚同行的一段,出于利益也罢,良心发现也罢,良心未泯也罢,反正算是陪艾莉亚看尽战争中的民间百态,让艾莉亚的杀手之路更加明朗。书里直说艾莉亚依旧恨他,抛下他等死,电视里也是等死。

  那边光之王复活能力有点强,他死没死还不好说,不过他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

本文链接:http://cinemeets.com/halingdun/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