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哈达威 >

求便士哈达威的小故事(好的追加50)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哈达威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喜欢NBA已十多年,从乔丹第一次获得NBA总冠军至今,几乎每年的总冠军和全明星我都不会错过,但我最崇拜的偶像却不是乔丹,而是一位可能已被大家遗忘的-安芬尼.哈达维。

  没有人能够让乔丹成为一张照片的配角,也许十年前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另类。看看他的从容自信的眼神,和乔丹的谨慎严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他眼中透出的是锐气,真正的锐气!这种锐气甚至在一个阶段内让乔丹陛下都有些发怵。

  1995年他23岁,乔丹第一次复出,东部半决赛,安德森断掉乔丹的球,他将球带到前场助攻格兰特,后者的扣篮将乔丹和他的公牛淘汰出东部决赛。

  在1994年开始喜欢上篮球的人是悲哀的,因为这个年代,飞人乔丹陛下在获得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三连冠之后选择了退役。但是那个年代开始爱上篮球的孩子也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可以亲眼见证一个天才的崛起。

  便士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也许从现在来看,他更适合“天妒英才”这个词,但是相比“后乔丹时代”所有的球员,没有人能比他更配得上“天才”这两个字。

  那是一场奥兰多魔术队和金州勇士队的比赛,可以算得上是我开始喜欢上篮球之后看的第一场NBA比赛。两支球队在1号位上都有一个叫做哈达威的球员,其中的一位在被称为是“会跳投的魔术师”。

  灵气十足是对他最合适的形容,尽管拥有2.01米的身高,但是他却能完成球场上所有小个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很快,这个人成为了第一个偶像,也是惟一一个篮球场上的偶像。

  1995年的夏天,鲨鱼和便士联手淘汰了第一次复出的乔丹和他的公牛队,和休斯敦火箭队相聚在了总决赛的舞台上。对于我而言,那是一个好好学习的年代,总决赛第一场,我和同学在课间操的时候逃到了他家,为了就是看便士的表演。

  安德森的连续四次罚球不中成为魔术厄运的开始,但是便士也是第一场比赛失利的罪人之一。在火箭队的最后一次进攻中,他被肯尼-史密斯的假动作晃了起来,后者投中了一个将比分拖进加时赛的三分球。

  那并不是一届属于魔术的总决赛,历史上第一次杀进总决赛的魔术被火箭队4比0横扫,便士的光芒没有被掩盖,总决赛场均25+7+7+的数据证明了他的能力。

  那个赛季中段便士入选了全明星阵容,随后是年度最佳阵容第一队,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中,奥尼尔缺阵的前15场比赛中,他甚至场均砍下27.0分、5.8个篮板和6.5次助攻,并且率队打出13胜2负的成绩。

  在乔丹之后,人们总是不断地在寻找他的接班人,而便士则是第一位被戴上“乔丹接班人”帽子的年轻球员。

  1994年我和我的朋友们刚开始喜欢上篮球,乔丹的名字如雷贯耳,但是我却被这个二年级的新秀所吸引。他的小胡子,他的发型,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的球风。

  1995年初二6班的许磊买了一本《博》,那本当时最流行的体育杂志中有便士的专题报道,一张便士运球的突破的照片和地面成45角倾斜,胳膊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后来,那张便士的话被我剪了下来,随后一直贴在我卧室的墙上。

  那时候的便士如日中天,在一部名为《蓝色赌注》(BLUE CHIPS)的篮球影片中,他和奥尼尔联袂出演,在影片最高潮的那场比赛的最后一秒钟,他给鲨鱼的传球,帮助了他们的球队获得了胜利。

  很不可思议的是,一部现在都找不到的影片居然可以在1996年被我看到,片中所有的细节现在都已经模糊。所有的记忆似乎只有便士和奥尼尔那最后一次空中接力的配合。

  在1996年那个乔丹第一次复出的年代,包括便士在内的三名球员被看到是NBA的未来。当年一本叫《篮球画刊》的杂志中出了一期三人的精华版。

  整本书都是大鲨鱼奥尼尔、便士哈达威以及格兰特-希尔这三个人的画册。封二奥尼尔和名模辛迪-克劳馥名为“最强壮和最美丽的”的照片可以所是那本画册中最惊艳的一张照片。但是我却更喜欢便士的部分,一张便士身穿蓝色球衣的半身特写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当时我的朋友们都已经开始喜欢上篮球,蛋蛋喜欢鲨鱼,我喜欢便士,东东喜欢希尔,毛B喜欢罗德曼,果子喜欢乔丹。而这本书则被喜欢奥尼尔的蛋蛋保留在他的家中,但是遗憾的是由于搬家的缘故,这本书现在已经去向不明。

  很幸运的是,一次在地摊上,我意外收到了两张便士的大图海报,而那两张海报现在已经被我表在相框里面挂在我新房子的墙上。

  尽管第一次复出后的乔丹依然是90年代末的绝对一哥,但是对于更加年轻的便士而言他已经开始成为NBA联盟力推的偶像人物。

  他的耐克广告被定义为“一枚空中飞行的便士”,他的“1又1/2”小玩偶风靡美国和日本,他的魔术队1号球衣高居NBA球衣销售前三,在一次眉骨被撞破贴上创可贴的比赛后,眉骨上贴创可贴居然在一段时间内成为NBA球迷中最流行的装饰……

  1996年第一届石油管理局高中生联赛,还在上高一的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参加比赛。我们的队服买的是奥兰多魔术的黑色和白色,比赛前我去理发馆拿着便士的中插让理发师给我来了一个便士的发型。

  那是一种被美国球员称为“花生米”的发型,当我在比赛中听到有人大喊“哈达威、哈达威……”的时候,我心里知道,我要的就是那个效果。那次比赛我们最终因为倒在罚球线上,而仅仅获得了管理局第三名的成绩,多年后,那张我留着便士发型的篮球队全家福照片依然是我最值得回忆的部分。

  当然痴迷便士的不仅仅是我一个,当时最流行的漫画书《篮球飞人》还用便士当模型,塑造出了日本高中篮球个人能力最强的球员泽北-荣志。1994年到1998是便士最辉煌的四年,这四年,便士连续四次入选全明星阵容,两次最佳阵容一队。

  还记得飞人在1996年复出后在圣奥东尼奥的全明星赛吗?便士在出场的时候,被飞人开玩笑地撤掉了裤子。这是一个玩笑,更是一种荣誉,在飞人看来,当时的便士无疑是NBA未来最好的偶像。

  那时候的我,看着便士打球的比赛录像,模仿着便士的打球风格。每个周六晚上1点钟,在《NBA集锦》的开头中,我都可以一次次地看到身穿白色球衣的便士飞翔在空中爆扣尤因的画面。

  “just like you”,还记得这个广告语吗?这个广告语就是对便士最好的诠释。

  不知道命中注定这个词用在我和便士的故事中是否合适,但是现在回忆起当时的事情,总觉得没有比这个词更合适的字眼。因为喜欢便士,从1994年开始打篮球,我就想成为一个便士一样的球员。那就是,既可以得分,又可以传球,成为球队的一号位。

  身高1.94米的蛋蛋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因为痴迷鲨鱼的原因,他总是仗着自己接近110公斤(曾经)的体重在篮下横行霸道。在最先开始打篮球的日子里,我们似乎真的成为了球队中的便士和鲨鱼,一些很简单的挡差配合就可以让同龄对手甚至成年人头疼。

  他的英文名字叫“shark”,他总是将鲨鱼称为“他哥”;而我的英文名字则叫“penny”,在他将鲨鱼称为他哥的时候,便士自然成为了“我哥”。当我和蛋蛋在当地球场上横行的时候,我们自己也想不到,便士和鲨鱼之间产生的变化也在渐渐地影响着我们。

  1996年夏天最惊天动地的消息就是鲨鱼西游,前往洛杉矶打球,便士一人独守奥兰多。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两人的合作是最后的绝唱。当时我们都以为是奥尼尔为了钱去奥兰多,随后在奥尼尔的自转中,我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

  连续两个赛季入选NBA第一阵容的便士认为自己有能力称为球队的老大,他应该获得一份和鲨鱼一样的天价合同,而魔术队的管理层则盲目的认为,便士才是奥兰多唯一的希望和票房的保证。

  尽管鲨鱼多年后表示,和便士在球场上的岁月是美妙的,但是在1996年,奥兰多的老板拒绝了鲨鱼的合同之后,奥兰多和便士的噩运也随之开始。

  我和蛋蛋之间的故事也是一样,1996年夏天和克拉马依四中的友谊赛前,蛋蛋说他的手指扭伤有些问题。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只是随便说了一句:“有没有你,我们都能赢。”

  那场比赛我们确实赢了,但是这句话则让我们和便士鲨鱼一样,开始了长时间的冷战。随后的半年之内,我们都没有和对方讲话。直到初中毕业,在饭桌上朋友们的撮合下,我们才恢复了如初的关系。

  在鲨鱼离开的最初的两个赛季中,尽管已经开始受到伤病的困扰,但是便士的表现还算出色。96-97赛季面对热火的5场大战中,他场均均砍下31分,随后的97-98赛季他因伤只打了19场比赛,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膝盖开始正式称为便士的梦魇。

  1998年对我而言是一个值得回忆的年份,那一年我和蛋蛋在打赌的时候,轻松跳起来就抓住了三厂中学的篮筐,在和被号称克拉玛依市篮球最强的四中“高一帮”的比赛中,我们轻松就获得了20分以上的胜利。那一年,在各种各样的友谊赛中,我和我的朋友们几乎横扫了整个克拉马依市。

  但是由于管理局高中联赛是两年一届,那一年,除了赢得对手的尊重之外,我们的实力并没有被记录在任何可以查到的资料上。

  1998年冬天,我在一次踩着板凳扣篮的时候,不小心将半月板损坏。当时我只是觉得是一次扭伤,但是第二天起来,我甚至连路都走不了。随后的2个月内,我都只能靠朋友接送上学。而更令我担心的是,半年之后,我还将参加高考体育生的体育加试。

  3个月之后,一瘸一拐的我已经可以在篮球场上打球,但是了除了投篮和传球,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不能防守,不能抢篮板球,甚至连脚下的地板球都拿不到。

  1999年5月,我的膝盖伤势有所好转,尽管失去了往日的爆发力和速度,但是凭借芬必得的药效,我依然能在短时间内无伤疼运动。在那一年的体育加时中,一天跑动训练都没有进行的我,由于在篮球专项上抢了足够多的分而进了新疆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我受伤的那段时间,也是便士在魔术最低迷的一个赛季。因为伤病,他只打了19场比赛,随后便士去了太阳,在太阳的第一个赛季中他长均拿到17分、5.8篮板和5.3助攻。数据依然一流,但是他却已经不在是球迷心中的全明星。接下来的一下赛季中,他因伤只打了4场比赛,也就是从那一刻起,“空中飞行的便士”已经彻底和大家告别。

  1999年6月我告别了高中生活,9月份迎来了我的大学生活。新疆师范大学在新疆范围内算得上是一所数一数二的学校,但是和全国其他高校相比,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设施都相差十万八千里。

  大学第一年,由于宿舍楼不够,我和我的新同学住在学校周边的一排小平房里。这里没有电视,这样就意味着对于我而言,在大学里想要看到便士的比赛将非常困难。

  看不到电视,我也不喜欢看报纸,也不喜欢再利用逃课的时间躲在食堂里面看仅有的电视。一时间,我突然和整个NBA绝缘了。但是在大洋彼岸,便士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那时候的便士已经结束了在奥兰多的6个赛季,采用先签后换的形势加盟了太阳,和当时风头正劲的贾森-基德组成了著名的“后场2000”。在太阳的第一个赛季,便士依然是球队的灵魂人物,他场均16.9分、5.8篮板.5.3助攻,成为当时联盟中仅有的两位可以拿到15+、5+、5+

  大学生活很简单也枯燥,除了篮球就是篮球,体育系的孩子似乎并没有太多的爱好。一次聊天中,舍友问我最喜欢的NBA球星是谁?我说是便士。舍友只回答了简单的一句话,“那是一个天才球员。”

  1999年的便士虽然已经开始受到伤病的困扰,但实力依然存在,他的球衣依然在NBA销量前十,而他的球鞋也已经出到了第四代。

  那是一次班级之间的热身赛,我们和99级的维族班进行一场篮板球比赛,因为实力上的原因,很快我们就获得了大比分的领先优势。(维族在足球和排球上有很高的造诣)维族们的老大哥忍不住上场了,他是1996级的学生我们的师哥,校队的控球后卫。

  在他上场的那段时间里,我和他对位,在我的一次突破中我不禁被他的球鞋吸引。那是传说中的“蓝喷”,最早的一次成型技术,便士在魔术效力时最好看的一款签名球鞋。

  简短的迟疑,换来的一次断球和快攻,这是一次我没有回防的快攻。看着艾孜孜(校队后卫)上篮的身影,以及他脚上的“蓝喷”,我不禁想到,一年了,我已经至少有一年的时间没有看到过便士的比赛。

  看不到的便士的比赛,甚至不知道便士的消息,只是知道在转会太阳队之后,便士过得并不快乐,不仅仅是他的膝盖问题,还有他在球队中的地位。从2001年寒假,时隔一年半之后,我再次看到了一场完整的便士的比赛。

  尽管太阳队最新款的球衣并没有魔术队的球衣那么合身,但是在比赛中,无论任何一个方面,便士依然是球队最出色的球员。那一年太阳送走了基德,换来了马布里,便士和马布里的配合并不好。

  由于伤病的问题,便士的数据已经下降到了场均12+、4+、4+。比赛中,便士很明显已经不在是球队的核心,在很多次进攻中,便士甚至没有一次触球的机会。在少数的拥有球权的情况下,便士依然能送出漂亮的助攻,但是他的运动能力下降得厉害,更厉害的是他的信心。

  整个大学期间,我就看了两场便士的比赛,一场就是这次央视直播,还有一场就是央视回放1995年魔术和步行者队的东部决赛。一年半之后再次看到便士的比赛,换来的并非是激动的心情,相比激动更多则是伤感。很难想象电视机画面里那个球队的“准角色”球员就是当年的天才。

  当科比、麦迪、卡特、艾弗森这些球员称为NBA的新一代偶像,奥尼尔、加内特、邓肯这些球员称为NBA的中坚力量时,便士这位曾经联盟中最好的五个球员之一的天才,似乎正在被人慢慢遗忘。

  从最初的核心到一般的首发,最后为了培养年轻的乔-约翰逊,便士甚至直接被沦为了替补。关于便士的新闻已经越来越少,从数据来看,伤病让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大学期间,奥尼尔和他的湖人完成了三连冠,而便士和他的太阳则连续两年没有进入季后赛,惟一的收获就是在2003年利用选秀权选来了小斯塔德迈尔。

  2005年夏天,我已经当篮球记者两年,那一年夏天,我第一次从美国球员知道他们对便士的评价。那是一次中美篮球对抗赛,由周鹏德勒黑领军的中国国青,白迪、买尔丹领军的北京首钢青年队,一支由NCAA杂牌军组成的美国明星队,另外还有一支则是库尔勒当地球队。

  在机场等到美国队之后,我和一位长相酷似贝克汉姆的美国球员成为了短暂的朋友。从乌鲁木齐去库尔勒的火车上,我们在车厢里进行了交流。

  “邓肯,我的队友都说我长得有些像邓肯(我没看出他像邓肯),我希望可以成为一名像他一样的球员。”这位叫做扎克的美国球员说。实际上他的身高只有1.94,并且打得位置也不是中锋。

  “你错了,”扎克很认真地说,“他现在依然打得很出色,只不过他的身体并不好,伤病令他能以更上一个台阶。”

  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即使保守伤病困扰,便士依然打得非常出色,只不过在教练和队友心中,那双膝盖已经不能被当做是球队的核心和助攻点。

  便士去纽约尼克斯的03-04赛季,常规赛作为球队进攻的配角场均只有9.7分,但是在季后赛中他的数据上升到了场均16.5分。成为那个赛季常规赛和季后赛数据相差最大的球员。

  那一年,我住在乌鲁木齐的王家梁,早上7点起来去网吧看ESPN的NBA季后赛直播。那是我最后一次看便士现场直播的比赛,那场同新泽西网队的第四场季后赛,便士拿到19分,但是球队依然败北。

  季后赛场均拿到16.5分,整个季后赛生涯场均拿到20.4分,也许这个数据才能真正显示便士的价值。

  2006年博客突然开始流行起来,正是这一年的世界杯期间,我也开了博客,名字叫做“篮板上沿的便士”。博客上,我偶尔发表一些我在报纸上刊登的文章,有时候也会即兴发挥写一点比赛的评论。很快,一个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的ID是penny guo,(后来知道他叫郭磊)。他在我的博客上留言到“原来你也叫penny啊,看来大家是有缘人,我也喜欢篮球,有机会一起打球。”

  很快,我和他在博客上交流了起来,这哥们身高1.82米体重100公斤上下,打内线。尽管只是简单地通过博客留言交流,但是在一切对比赛的看法上也能形成一定的共识。

  2006年9月份,我下定决心离开工作三年的报社去北京工作,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在最终下定了决心之后。他给我留言写道:

  2006年9月12日,我到了北京。很快郭磊成为我MSN上的好友,到北京没多久,我们就有了第一次一起打球的经历。那是一个周六,我去北建工找果子玩,随后郭磊发来短信喊我去朝阳公园打篮球。由于百无聊赖,我和果子还是决定去朝阳公园见见这个朋友。

  最终的结果是,我和果子由于不了解路线块钱打车,抵达朝阳公园。结果由于许久没有锻炼,打了30分钟就下场休息。

  那天我第一次见过郭磊,很豪爽的北京男孩,由于身体原因打球也异常凶悍。和他见面也许是我那天惟一的收获,此外我们那天来回在路上花了近4个小时,一共在朝阳公园只打了30分钟。这段经历,被果子传为“佳话”。

  郭磊家住在首都体院,离我租的房子不远,所以见面的机会比较多。现在,我在北京已经待了近3年,我们每周都能有一次一起打球的机会,在我们单位每周四包的场地(地点在他家首都体院)上,只要有他在,我们基本无敌,要知道在业余比赛中篮下巨无霸有多少重要。

  郭磊是我来北京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从博客到现实,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却要感谢一个名字——penny。

  我上高二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夜晚,在家门口球场打球。当时有个技校的小伙子身穿一件蓝色的便士球衣,当时我就想如果这件球衣给我那该多好。

  工作之后,我一直在找便士的球衣,即使在乌鲁木齐的时候,也拖过北京的朋友寻找一个便士球衣。那会已经是04年之后,想要搞一件便士球衣真是难上加难。但是在到了北京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件便士球衣从天而降。

  一天早上我上班,当我经过媒体拓展部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空座位上挂着一件黑色的魔术球衣。当我发现他背后印的不是麦迪而是哈达威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将他弄到手。(当然不是偷也不是抢,而是买过来)。

  结果我始终联系不到这件球衣的主人,事后才发现,此人座位上的工牌并非本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球衣的主人和我的同事DTT关系不错,随后通过DTT我得到了这件球衣。

  显然球衣的主人对这件黑色的便士球衣并不在乎,给DTT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这是他高中时候买的,当时还花了298元。当时我心里就一个想法,这下绝对赚了。

  这件球衣现在挂在我房子的墙上,尽管他只是一件胶印的球迷版,但是对于便士球迷来说,这绝对是一件珍品。要知道,现在就算有钱也很难弄到原版的便士球衣。

  2008年,TB上开始卖精纺的便士球衣,我花了149买了一件蓝色的魔术队1号。2009年,太阳队的便士复古精纺球衣再次在TB上出现,我准备再收一件。尽管是精仿,但是依然值得纪念。

  2007年再次和奥尼尔联手比赛并没有令便士复活,在热火队打了16场比赛之后,36岁的他最终还是被球队放弃。尽管在这16场比赛中,有8场比赛他先发出场。场均20.3分钟,3.8分、2.2篮板球和2.2助攻外加1.2抢断。这是便士最后一个赛季的全部数据,当然还有那一场时光倒流的比赛。

  在新泽西的那个夜晚,便士全场表四的6次投篮全部命中,其中还包括4个三分球。全场比赛他拿到全队第二高的16分,帮助热火战胜网队。那一晚,他的面前围满的记者的话筒和录音笔,至少有五年,他已经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2006年12月13日,便士被热火队清洗,这一晚他的NBA生涯彻底终结。从那之后,便士的消息越来越少,除了那一场孟菲斯大学的NCAA决赛他被当作嘉宾亮相之外,便士彻底被人遗忘。

  很多人说便士是一个魔咒,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或者他真的是一个魔咒。联盟中两位最喜欢的便是的球员在整个08-09赛季一共加起来打了不到40场比赛。奇才的阿里纳斯更悲惨,最近两个赛季一共只打了15场比赛,而火箭的麦蒂则提前退出本赛季为夏天的手术作准备。

  阿里纳斯曾在自己的博客中公开自己最喜欢的球员是便士,而便士的球风也是他最欣赏的。而麦蒂在魔术队选择1号球衣已经说明了一切。如果没有伤病,这两名球员都是全明星球员,但是现在伤病似乎已经给他们的职业生涯蒙上了阴影。

  实际上喜欢便士的球员还有一个,Youtube上有一段“小皇帝”詹姆斯接受ESPN采访的视频,在那次采访中他表示他喜欢便士打球的风格。好在小皇帝并不是人,所以便士魔咒丝毫无法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我有一个朋友在篮球经纪公司工作,他曾告诉我希望在09-10赛季将便士运作到CBA联赛来打球。原因很简单,便士不在乎钱,他只想打球。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已经38岁的便士能给CBA球队提供多少帮助呢?他的技术、经验没有问题,但是体能和对抗则令他很难在和更年轻的外援对抗中占到便宜。

  便士的时代早已经成过往云烟,但是生活依然在继续,而这个曾经的天才也只能留在记忆深处。09年的耐克公司推出了AIR PENNY Ⅱ复刻版,这是是一双便士球鞋系列中的经典作品。

  1997年全明星赛,便士穿的就是AIR PENNY Ⅱ。那是便士的第三届全明星赛,正是便士的巅峰。那届全明星赛上,便士出任首发,并在24分钟的出场时间内拿到19分外加7个篮板球和3次助攻。

  当年的《当代体育》中有一幅中插,乔丹和便士并肩站在一起。图说写的很有深意:“便士:彼克取而代之;乔丹:早矣,早矣”

  那时候便士脚上穿着AIR PENNY Ⅱ,12年后,风靡一时的AIR PENNY Ⅱ复刻,这双鞋还没有在北京上市的时候,我朋友在我买了一双。经过两次实战,AIR PENNY Ⅱ并不太适合我,最终我决定将它作为收藏和那件黑色的便士球衣放在一起。

  2009年我收获的不仅仅是便士的球鞋,春节回家之前,我去朋友那考了两场便士的比赛录像。其中有一场是奥尼尔加盟湖人之后首次回奥兰多比赛,那场比赛便士砍下25分外加13次助攻,但是风头却被年轻的科比全部抢走。

  一月份的时候,我在电驴看到一个资源,NBA历届全明星赛的DVD合集。我用了3天的时候将1994-1997年四届便士参加的全明星赛全部下载了下来。

  二月份,NBA全明星赛在菲尼克斯举行。热火队的3号韦德由于之前的比赛被脸部颊骨撞伤,贴了一块彩色的创可贴。央视解说的于嘉老师说,“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15年前的这里,那届全明星赛上,有一个人在眉骨上贴着彩色的创可贴,那个人就是便士-哈达威。 ”

  2009年,便士还登上了美国球鞋杂志《SOLE》的封面,推广他的新球鞋“penny 1/2”。这是2009年,关于便士最新的消息和图片,从1994年的那一场魔术和勇士的比赛,2009年这张便士的球鞋照片,15年间,便士从天才回归平凡,但是生活还要继续。

  也许我们根本不需要下一个便士,能看见这个世上唯一的便士说明我们已经很幸运了。(引自网友gsongi:不需要期待下一个便士,我们能看见这个世上唯一的便士说明我们已经很幸运了。)

本文链接:http://cinemeets.com/hadawei/297.html